欢迎光临薄荷女性时尚网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古风微情感故事」你根本从未爱过我(二)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呵呵,南湘她死了……” 他喃喃着,双眼变得迷茫而空洞,淡淡的红色印记,在他额头上若隐若现。 “你……别吓我,快点稳住心神,不然堕仙就遭了!” 萧陌竹赶忙扶住他,不断地治疗他身上的伤口,细密的冷汗,顺着他额角滑下。 ...

“呵呵,南湘她死了……”

他喃喃着,双眼变得迷茫而空洞,淡淡的红色印记,在他额头上若隐若现。

“你……别吓我,快点稳住心神,不然堕仙就遭了!”

萧陌竹赶忙扶住他,不断地治疗他身上的伤口,细密的冷汗,顺着他额角滑下。

眼看他额上的印痕越来越深,作为好友的萧陌竹却无动于衷,只好咬了咬牙,将他扶入了木屋。

一朵如火般的妖艳红莲在他的额上绽开,随之他身上的魔气也越来越重。

一双充满杀气的紫眸猛然睁开,便看见萧陌竹焦急的在床边徘徊。

“对不起,没能帮上你。”他歉疚的笑了笑。

“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罢,便欲要转身而去。

“你要去做什么?”

他的脚步一顿,掏出怀中的上弦笔,小心翼翼的擦拭一番,才缓缓转过头,一抹嗜血的笑意在苍白的唇角上挑。

“杀了他,或是让他生不如死。”

“今后,我们仙魔两殊途,不要再来找我了。”

转身离去,只给萧陌竹留下一个陌生的背影。

“墨影寒,为什么?说好的做一辈子的好友呢……”

 

萧陌竹永远忘不了,当年他们月下对饮,他擅长酿酒,他擅长品酒。

知伯牙者,乃子期也。

“我墨影寒,此生只交萧默竹为知己。”

“我萧墨竹,此生决不负墨影寒情义。”

他们相望大笑,一口饮尽他们一起酿的“永世交”,那酒,当真是天下无双……

你知道吗?陌竹,我已入魔,并非从仙入魔,而是从神入魔,楠湘将神之身给了我。将来,定是要与你为敌的,对不起,是我食言了。

冰冷的泪水从墨影寒眼角划过。如墨的玄衣,如霜的肤色,火红的印记在月下更加妖艳。

“噗”他一口黑红色的血喷出,苍白的嘴唇被染得嫣红。

他已不是白衣飘飘的谪仙了,而是一个从神入魔,十恶不赦的魔。

为什么,一切都变成这样了呢?

“你……别过来,你这个魔鬼!”

“师父,你是不是很想要上弦笔?如今,徒儿给您带回来了,您怎么不收下呢?”

他一步步地,向那位白发苍苍的仙人逼近。

原本高高在上的老仙,此时却变成了像小狗一样摇尾乞伶的样子。

三千墨发随意的搭在他的肩上,顺着墨黑色的衣袍滑落在地上,雪白的胸膛半敞着,眉眼如画,却笑里藏刀!

“师傅,徒儿还是徒儿,不是什么魔鬼。”

他还是那样温润的笑着,可气势却冷的吓人。

“既然师傅不要上弦笔,那徒儿便自己收着。对了,徒儿不想拜您为师了,所以特地准备了礼物,来感谢师父多年的照顾。”

她将一枚紫黑色的丹药塞入白发仙人的嘴里,那仙人只觉得,自己浑身像在被虫子噬咬一般。

“你给我吃的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枚下品的百毒丹,又经我改良一番,会使修仙者的内脏被百毒,一点点蚕食,生不如死罢了。”

他邪魅一笑,用手轻轻挑起自己的一缕墨发。

“你好狠的心!要不是你当初太过心狠手辣,你日日夜夜思念的那个女上仙,又怎么会死!”

他怒极反乐,本就魅惑的紫眸中又多了一份戏弄。

他变了,真的变了好多。

“呵呵,师父,徒儿跟你比起来,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您可别忘了,徒儿如今的下场是拜谁所赐?”

 

冷笑着,将白发仙人打断了一根又一根的肋骨。

听着骨头断裂的清脆响声和惨叫声,他第一次觉得心里是那么畅快,像是什么动听的曲子一般。

“墨影寒,你不得好死!”

笑话,自从他亲手杀了楠湘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此生不得安宁。

“墨清,若不是你当初对我心怀不轨,害我到如此地步,你今日也不会如此下场。”

他收起了戏谑的笑,冷冷的盯着墨清。

“当初我视你为我父,你曾答应过我,找我父母,却不断地利用我,让我成为你最锋利的武器。”

缓缓闭上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泛起一层月光,宛若画中人。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说罢,便不再看地上痛苦嘶吼的墨清,在暮色中腾云而去。

“恭迎魔尊入殿。”

几位长相妖艳的女人,缓缓推开了殿门,那甜酥酥的声音,听着心里就有些痒痒。

“退下吧。”

他一如既往的冷漠。

“是。”

魔尊这个位置至今已经空了很久了,可他以由神入魔,所拥有的魔力,足以让整个魔界臣服,理所应当地成了魔尊。

慵懒地躺在美人榻上,眉间的火红是他堕落的印记,原本清澈的黑眸,因入魔化作并无真实瞳孔的紫眸,像是覆上了层层迷雾,谁也猜不,迷雾后究竟是什么,或是迷茫,或是绝望?

轻舔纤长的手指,如血的朱唇又有几分诱人的味道。

“湘儿,如今我堕落成这幅样子,你可满意了?”

“哎呀,真是无聊啊……”

一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女童,正坐在开满淡粉色的浮珑花的树上。

“咦,春裳你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她转身去问那个素衣的小姑娘,顺便抬手理了理稍有凌乱的发丝。

“北寻小姐,春裳倒是知道个趣事。”

她是水灵灵的眼睛一亮,纤白的手指拉过春上的衣袖。

“都说了,只有你我二人在的时候,直接叫我北寻就好了。

“小姐,这样不太合礼数……”

“好啦,快点讲讲有什么趣事?”

她嘟起了小嘴,迫不及待的想要听春裳口中所讲的趣事。

“听闻最近无涯宫又在招收新弟子呢。”

“是那个修仙学法术的无涯宫吗?”

她心里一喜,她曾听过同窗说过,凡是修仙的人,都比我们这些凡人要厉害的多,会法术,能除妖驱魔,世间万物,有盛有衰,有生有死,可修仙,却能超脱凡人,长生不老,想想她就有点儿小崇拜。

“我要跟爹爹说去,我想去无涯宫!”

转身跳下浮珑树,向着院子里的书房跑去。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title
薄荷女性时尚网 展示智慧、知性、健康、时尚女人的生活百态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薄荷女性时尚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