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薄荷女性时尚网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情感故事一篇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在小编很小的时候,家里也算的上是一个小康生活,家里5口人,哥哥是老大是老二,家里有个不会开口说话的母亲就是聋哑人,就是这位不会说话和一位凭借一双手养育了我们三姊妹的父亲。     在我们有记忆以来,我们在农村爸爸是一名耕田的,每天早出晚归,顶着头上的大...

在小编很小的时候,家里也算的上是一个小康生活,家里5口人,哥哥是老大是老二,家里有个不会开口说话的母亲就是聋哑人,就是这位不会说话和一位凭借一双手养育了我们三姊妹的父亲。

 

 

在我们有记忆以来,我们在农村爸爸是一名耕田的,每天早出晚归,顶着头上的大太阳,连一口水都没有,大家应该都知道,耕田的,肩上背着犁头,手里牵着牛儿,哪里还有手拿水拿饭。 有一次我父亲去地里,顶着大太阳耕田,不是田里的伯伯送的水,我父亲差点中暑,因为太热穿着衣服从来没干过,不穿衣服太阳太毒辣了,有一次我去给父亲背上抹药酒,那是多恐怖的情景,完全没有白的颜色,全部是干得掉皮,还有拿犁头那个很很的印记,不管如何洗还是那么明显,小时候父亲去地里耕田,我和我姐吃过早饭,给父亲送饭的时候我们就背着箩筐去割草,因为牛要吃草,不然没办法干活,一割就是大中午,回去就得做饭了,母亲就在地里做农活,每次都一 二点才回来,她没有时间关联,她没读过书,我们做好就去地里叫父亲和母亲吃饭,没办法父母的心里恨不得把所有都干完,农村活那么做可能做得完,每次不是我去叫就是我姐,回家吃过饭的时间,我们刚刚放下筷子母亲又出去了,连休息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只有父亲会睡一觉,因为牛要吃草休息,而且亿二点的太阳火辣辣的,人出去都容易中暑,不要说定顶真太阳在田里打转,每天都是大概3点就出门了,3点的时候太阳还是很大的,只是那么容易中暑,三点左右我和我姐就差不多出门就去割草了,有树的地方可凉快了,每天都要拿五个麻布袋子把草挤了又挤的装,割完差不多5 6 点的时候我们得回家牵马来背,不要小可那时候的我们,马儿可乖了,我们都可以骑,不会咬我们踢我们,等装好回家时已经麻麻黑了,我们就开始做饭,差不多8点的时候父母就回来了,我们一家老小就吃饭,你们可不要小看我母亲,她可厉害了,一个人在田里插秧苗一亩多比的上劳动力5 6 个人一天的农活,绝对不是吹的,家乡那个提起母亲不伸手加大母子,我们一家每到插秧打谷不是5个,没请过亲戚朋友帮忙,年复一年就这样我们长大成人了,中间也是家庭不和,母亲不会说话每年插秧都会和父亲吵架跟父亲闹,每次父亲都会忍不住动手,要不是我们姐妹,我真的好怕,每次我们都哭得稀里哗啦,你们看到这里肯定会问,你们的大哥那?他在外面大哥了,大哥比我大8岁左右。 在这里说说我的故事吧,小时候小麦成熟了,我那时应该只有10岁的样子,因为贪吃大中午的去偷别人家的梨子吃,谁知道前一 天,他家给水果打过农药,一吃就中毒了。

 

 

那天我吃饭很多,爸妈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姐找我去玩,那天我在睡觉一直没起,看我吐白沫吓得直叫我爸,你看妹怎么了一直都喊不醒,才知道我吃果子中毒了,把我背着去街上没那个医生敢接手,一直说这个孩子没救了,我爸不信把我带去二医院不挂是打针还是输液还是没好转的景象,本来打算天亮就出院的,何呈想到我半夜醒了,说了一句话:爸 我病好了带我去大姨家玩,刚说完又睡死了过去,听爸说是因为我前一天吃的饭比较多把毒药一起吐了出来,不然的话你真的没救了,那时候的钱是何等的珍贵,我记得那时候1块钱可以买一袋子水果,爸把耕田的钱全部花在我身上了,我觉得我很幸运要不是爸的坚持,我早应该死了,爸给了我二次生命,我很非常感谢他。 大哥有一年在家爸爸给他买了一个大型的耕田机,大哥很厉害看几次就会了,本来没多久耕田的季节就过了,那时候哥哥发生车祸,他的不小心车翻了,自己没跳赢压在下面了,还好老天有眼还是祖上积德没有死掉,我妈想有感应是的,带着我到处找我哥他们,当我们到的时候只有车在哪里了,人早已不在了,听路人说一句去二医院救治了,那时候我心里是万分的着急,大腿一直在颤抖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妈妈也是流着眼泪,第二天通过亲戚说我哥动手术很成功没什么大碍了,我们才放心,可是还是住院几个月,开耕田的钱全部打进去了一分没赚到还差点把大儿子命搭进去,终于哥哥回来了妈妈很开心。 我在这里就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我的家庭可以出现这样离奇的事,开始是我然后是我大哥,我们一共就3个,二个都是从鬼门关走过一次,我们上辈子是做了什么要这样考验我们,最后只能庆幸我们都是相安无恙,不然的话我妈妈怎么接受得了二个儿女离开人世。 渐渐我们和我姐长大成年了,我们出去上班了,我们出去工作了,打了几十次电话回去叫爸把马牛卖掉,一天不要那么累,终于在二年前终于舍得把牛卖掉,可是马仍然留着,说什么以后需要用马的地方多的去了,还说我们不懂事,我们三个始终讲不过,只好作罢,有一次姐姐从福建回家办通行证,爸妈又在吵架还大大出手,那时候告诉我,我只能听着泪流满面,虽然我知道他们从小吵到大,本就出来不放心,还是发生这样的事,还只是我姐一二年才回去一次就遇见这样的情况,那时候我在重庆就想象他们吵架是不是很经常干的事,心里又是深内疚自责,下班马上打电话给父亲为什么要打妈妈,还是始终的告诉我没有,问我是谁说的,那时候我心崩溃了,那才以后我一个月无论如何我都回家一趟,因为我怕我不怕晕车了,今天回去明天就得回重庆,说是不是很远可是去回在车上也有5个小时左右,每次回家妈妈都是笑着给我说我爸那天怎么搞笑了,我只能点头因为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除了点头还难做什么。 我和我们姐出来上班二年左右了,去年我加班没有回去过年,打电话给我爸说,我不回去了,我爸狠狠的指责我我,过年都不回来,你不知道你妈很想你呀,左说右说,终于把沉重的电话挂了,听家乡的朋友说我妈天天盼着来来回回的车希望我在里面,一次一次的失误,有一天突然爆发了,哭着比那个那么高的怎么还没回来,我爸只有打马虎眼说她在赚钱回不来,过几个月就回来了,终于安抚了母亲,我想我没回去母亲过年也是伤心的吧!我是家里最小的,妈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我,可是我那么让母亲伤心真的是大不孝,妈妈对不起,我实在回不去了,我真的要自己的苦衷,今年我无论如何我有时间都会回来。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title
薄荷女性时尚网 展示智慧、知性、健康、时尚女人的生活百态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薄荷女性时尚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