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薄荷女性时尚网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情感故事丨《念》(慧忠)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念》   清明节快要到了,跟爸爸商量着回老家一趟去祭奠一下我的奶奶和爷爷,刮着冷风的阴沉的天空仿佛我此刻的心情,每当想起他们的时候,双眼总体不由的溢满泪水,此时此刻的我再也无法弥补我对他们的亏欠,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以表达对...

 

 

《念》

 

清明节快要到了,跟爸爸商量着回老家一趟去祭奠一下我的奶奶和爷爷,刮着冷风的阴沉的天空仿佛我此刻的心情,每当想起他们的时候,双眼总体不由的溢满泪水,此时此刻的我再也无法弥补我对他们的亏欠,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以表达对他们的思念和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我的奶奶姓张,是一位普通的女人,但她的一生充满了坎坷和心酸,她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奶奶年轻的时候虽然不是沉鱼落雁的容貌,但也出路的如花似玉。身为乡长家二小姐的她与当时富贾一方,英俊魁梧的爷爷喜结连理,在当时也传为一段佳话。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爸爸三岁的时候,爷爷本村还有邻村的几个年轻人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1950年7月10号,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而发起的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的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由于环境气候的恶劣和医疗物质的短缺,付出了牺牲11.5万人,伤22万人的惨痛代价。就在那个时候,爷爷忽然跟家里失去了任何的联系,也没有任何的音讯。奶奶在家担心、着急的祈祷着,希望爷爷能够平平安安,能够逢凶化吉,并坚信爷爷一定能够风风光光的回来。志愿军终于用胜利结束了三年的战争。除了牺牲的受伤了的参战士兵也都陆续的返回了家乡,但是爷爷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仍然没有半点消息。六神无主的奶奶领着六岁的爸爸走村串乡的去打听着,希望能得到蛛丝马迹有关爷爷的音讯。一次次的失望并没让奶奶放弃。这时候本村的一个爷爷的战友回到了家里,他告诉奶奶这次战斗中伤亡最严重的就是他们的这个部队,队伍都被打散了。好多的人被炸的没办法辨认,分别不出来的都被葬在了朝鲜,以无名氏而命名。爷爷的生还十分渺茫,几乎是不可能了。为了不让太奶奶和太爷爷伤心,悲痛欲绝的奶奶强忍着泪水,照顾着小的,伺候着老的,还要忙乎着山上大片的庄稼。本来就消瘦的奶奶越发显得弱不经风。出于战友之情,爷爷的这位战友用受伤的身体揽过了全部的累活苦活,默默的帮助着奶奶。又过了半年多,由于生活所迫,在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的撮合下,奶奶跟爷爷的这位战友结了婚,这位胜过我亲爷爷的爷爷叫吕法东。一个印在脑海,融入骨髓的名字。

奶奶结婚一个月后的一天,爷爷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警卫出现在奶奶的面前。命运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原来到了朝鲜后,由于爷爷的聪明,帮部队领导解决了不少的困难,也打了几次胜仗,领导看到爷爷有学问又机灵。通过首长的特批,把爷爷安排在朝鲜江原道元山的一个军官学校去学习了,因为要保密,所以爷爷跟任何人都没说,神秘的消失了。毕业后的爷爷回到了祖国,安排好了一切后回到老家是想接奶奶去享福呢。深深相爱的两个人只能用泪水述说着爱恋与不舍。几天后爷爷告别了太爷爷和太奶奶返回了部队。

奶奶跟这位爷爷的生活非常幸福,爷爷一如既往的爱着奶奶,不让她受半点的委屈,奶奶为爷爷生育了两个女儿。为了补贴家用和方便乡亲们的购物,

爷在村子的东面来了一个小卖部,由于价格合理人缘又好,生意很兴隆。

奶奶无人为善和睦相邻,每当农闲和傍晚的时候,商店的门前总是坐着一圈一圈的人,年轻的在打着扑克,年长的拉着家常,那时候我们一帮小孩经常缠着爷爷让他讲当年打仗的故事。那时候我以爷爷为荣,上过战场的爷爷是我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的资本。

奶奶是个很爱干净的人,爷爷和姑姑身上的衣服都被奶奶洗的褪了色,家里用的,桌上摆的,都被奶奶收拾的一尘不染,井井有条。

奶奶也是个爱美之人,每当收拾完家务后,在镜子面前的奶奶蘸着水把头发梳理的像是打了发油一样整齐顺滑,再戴上一个半圆的带花纹的铁的发卡,那时农村少见的化妆品,雪花膏不知道让奶奶擦光了多少包。

一个九钱的白色的瓷的酒盅,一杆浅绿色玉石的烟嘴、泛着亮光的铜的烟锅、黄红色的锃亮的烟袋杆上系着一个用黑布做的装烟用的袋子的旱烟枪,陪伴了奶奶大半辈子。奶奶喝酒的时候总会从嘴里发出吱的一声,看着我好奇的看着酒杯,奶奶会用筷子蘸一下酒再放在我嘴里,看着我被辣出的泪花和古怪的表情,奶奶能笑出声了。

奶奶很有慈悲之心,拯救过无数的流浪猫狗。一只叫马丽的大狼狗,被姑父训练的非常听话,让奶奶喂的膘肥体壮,习惯性的跟着奶奶出去溜达,以后这只狗莫名的丢了,奶奶疼的哭了无数次,好几天吃不下饭。

两个姑姑也都结了婚,大姑姑为了照顾奶奶留在村里,二姑姑跟姑父在济南做了一份很不错的生意。

小时候奶奶家做了好吃的,爷爷不舍得吃,都留给了我们姊妹几个,经常从商店里那些书本给我们用。长大后,记的有一次因为生意我需要一笔资金,爷爷知道后拿出了几乎全部的存款,还说要是不够就再帮着借点,实在不行就把珍藏多年的那枚军功章卖了。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title
薄荷女性时尚网 展示智慧、知性、健康、时尚女人的生活百态 服务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薄荷女性时尚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